真的不分离

必威官网,心跳

下午,周景的午觉还没醒,手机响了,是苏然打来的,周景没有接。不用说,肯定是要陪她玩网络游戏。不知为什么,苏然最近开始热衷于网络游戏。不仅她自己玩,还拉着周景一起玩。周景一听见那种吵闹的音乐就头疼,换做以往他不接,苏然就知趣不再打了。可是今天,她居然连续打了五六次。

周景只能接了,谁想电话一通,那头只传来嘭的一声巨响就挂断了。

周景被那声音震得跳了起来,出什么事了?一下子清醒过来,周景就再也睡不着了。他再打回去,电话就一直关机。电话那边是什么响声?是女友的恶作剧,还是什么东西爆炸了?虽然有很大程度可能是女友的恶作剧,但他还是很不放心,起身出门去找苏然。

周景和苏然是高中同学,两人从高中开始相恋,到现在大四,已历时五年。在校园恋爱普遍不能长久的年代,五年都可以算得上是金婚。两个月前,苏然开始毕业前的实习,租住到外边。房子是周景陪她去找的,在一个小区的五楼,一室一厅的屋子,房租很便宜。

周景轻车熟路来到苏然家,刚要进门忽然停住。门是虚掩的,动感的音乐从屋子里传出来,不用说苏然肯定在专注于游戏。一股子焦糊的味道扑面而来,周景一下子就分辨出是肉烧焦的味道。以前他俩在这间屋子做过一次牛排,最后差点把房子点着。这疯丫头不会还在做着什么饭吧?周景慌忙推门进屋,却愣住了。电脑开着,游戏界面也没有退出,苏然不见了。阳台门开着,周景看到一双脚,慌忙冲上阳台,待他看到苏然时却差点晕倒。

苏然平躺在地板上浑身是血,脑袋像是被烧过一样焦黑无比。他终于明白刚才的焦糊味是从哪里传来的,胃里一阵翻腾,趴在阳台护栏上向着外边千呕起来。稍微舒服一点,周景才想起去报警,可是还没等离开阳台,他只觉得双腿被人一拖人就飞出阳台往下栽去。阳台上露出一颗焦黑的脑袋,脑袋上的黏液一滴滴落下,这是周景最后看到的,然后人事不省。

再次醒来,天已经彻底黑了。

周景的脑袋还是昏昏沉沉,等到反应过来一下子弹了起来。他摸摸自己,居然完好无损。这可是五楼啊?怎么可能?

他大喊:我死了吗?

神经病!吓姑奶奶一跳!周景转身,一个画着烟熏妆的高挑女孩出现在面前。

周景惊喜地问: 你能看见我?

白痴!高挑女孩以为周景是在借故和自己搭讪,不理他,骂骂咧咧地走了。

周景大喜,连续拍着胸口,暗道:上帝保佑!上帝保佑!突然,他又啊的大叫了一声。照常理,周景此刻过于紧张心跳加速,,应该很容易摸到自己的心跳才对,可是他的心跳不见了。五楼摔下来毫发无伤的惊喜瞬间荡然无存。

天空飘起小雨,就好似给这个诡异的夜蒙上一层擦不掉的阴郁。

你丫有病呀!信不信老子找人揍你!高挑女孩扭过头怒骂道。

此刻高挑女孩的手机正在播放音乐:你的眼神充满美丽带走我的心跳,你的温柔如此靠近带走我的心跳

这首歌的名字叫《心跳》,一首如此抒情的歌曲,在周景听来却变得异常诡异。

死于车祸

周景跟高挑女孩说了声对不起,转头冲向楼道。刚上到一楼,他停了下来,自己是被推下来的,是谁推的?

杀苏然的凶手吗?

那人会不会还在苏然房里?

周景觉得想不通,把自己干掉不更省事吗?他又仔细想了想,想通了:凶手要制造一个周景杀掉苏然后自杀的假象。

这是栽赃啊!周景一下子火了,从草丛里抄起一块板砖,头也不回地往楼道里冲,一口气上到五楼。如果凶手还在,他准备和对方拼命,大不了同归于尽。

不过,门关上了!

周景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。他清楚地记得,门没有锁。

谁把门锁上的?凶手走了吗?

租完房子之后,苏然就把其中一把钥匙给了周景。周景掏出钥匙拧开门,猛然拽开,忽地倒退几步,举起砖头。没人藏在门边。周景刚想放松,却看到一件让他头皮一炸的事——苏然的尸体躺在客厅。

难道是凶手移尸,从阳台移到客厅算哪门子移啊?不会是苏然自己爬进来的吧?

周景的腿有些软,慢慢瘫坐在地,缓缓掏出电话报了警。不一会儿,警察来了。他们对现场做了一系列的勘察,带走了苏然的尸体,又把周景带回公安局做了笔录,

几天后,尸检结果出来了:受害人苏然死于车祸,其寓所为第一现场。另外,受害人头部烧伤为汽油燃烧所致。

一个活生生的女孩子在自己五楼的家里被车撞死了。

谁信呀?

意外

周景的世界变得一片灰暗,他躺在床上两天没有下床。宿舍里的老大郑伟实在看不下去,硬拉着他来到市区时代商场的五楼吃了顿烧烤,然后又拉着他到一楼超市里购物。结账的时候,周景吃惊地发现自己的购物篮里多了一包卫生棉。他窘得满脸通红,忽然憋出了一句:
我帮女朋友买的。这话说完他自己都一愣,收银员又没说什么,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?旁边的郑伟更是面色大变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